2020年,38岁交大女博士治癌需80万,丈夫跪地求离婚:你放过我吧

2020年,在一次记者安排的见面会上,男方刚和女方见面就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并向女方哀求道。“求你了,只要你答应离婚,放过我,今后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帮助你。”而疲惫憔悴的女子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始终没有说话。男方继续向女方央求道:“你这么严重的病,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积蓄,到后面还要

2020年,38岁交大女博士治癌需80万,丈夫跪地求离婚:你放过我吧

  2020年,在一次记者安排的见面会上,男方刚和女方见面就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并向女方哀求道。

  “求你了,只要你答应离婚,放过我,今后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帮助你。”

  而疲惫憔悴的女子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始终没有说话。

  男方继续向女方央求道:“你这么严重的病,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积蓄,到后面还要花费更多的钱,就是一个无底洞,我已经无力承担了,而且我现在年纪那么大,以后怎么办.........”

  眼前的男女明显是夫妻关系,男人为什么要向女方跪下央求对方离婚?女方得的又是什么病?为什么男方不选择照顾女方反而选择离开呢?

  眼前的女子名字叫杨楠,是一名博士。老家在河南省洛阳市,她的父母都是非常平凡的打工人。

  其实养育杨楠长大的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她是被养父养母从邻村抱养过来的。

  杨楠从小就非常乖巧懂事,而且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因为杨楠一直坚信着一个道理,那就是知识改变命运。

  在杨楠的不懈努力学习下,她在高考时顺利地考上了河南老家的一所师范学院——洛阳师范学院。

  师范学院毕业之后,杨楠为了能够进一步提升自己,毅然决然地决定加入到考研的队伍。

  凭借着异于常人的拼劲和闯劲,杨楠成功地考上了四川大学的研究生。

  研究生毕业之后,她得偿所愿地考到了上海交通大学的物理与天文系,准备攻读光学工程专业的博士。

  在上海交通大学攻读博士的时候,她因为成绩优异获得过学校颁发的二等博士奖学金。

  并且在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一个学长,学长经常利用课余时间帮助杨楠学习。一来二去熟悉之后,杨楠决定和学长在一起。

  而眼前的这名男子,就是杨楠的学长,同时也是杨楠的丈夫,名字叫张海。

  他现在是一所高等学校的副教授,工作体面且有不错的收入。张海老家是河南安阳的,离洛阳并不远。

  张海比杨楠大两岁,家庭条件也是一般。

  由于两人的家庭条件以及生活经历都差不多,而且两人对未来的畅想也是一致的,于是他们在身边朋友以及亲戚的见证下走入了婚姻殿堂。

  和杨楠结婚之后,张海一直非常用心呵护杨楠。不管是重活还是轻活都不舍得杨楠做,杨楠也是逢人就夸赞自己的老公张海。

  那么杨海既然如此深爱着杨楠,是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才导致了现在这种局面的发生呢?

  2015年的夏天,杨楠正在聚精会神地做一个科研实验,突然间眼前一黑、浑身乏力。

  面对这突发状况,杨楠并没有放在心上。她准备做好实验之后,就回洛阳老家好好休息几天。

  可是杨楠回家休息了几天,浑身乏力的症状一直没有得到改善。

  有一天,杨楠走着走着突然就晕倒在地。被被送到医院之后,医生详细地给杨楠做了检查。

  谁知道,正是因为这次检查,使杨楠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杨楠被医生确诊为肝硬化,而且是肝硬化中晚期,也就是说杨楠患上了人人谈之色变得肝癌。

  杨楠怎么也想不到,即将博士毕业、拥有大好前途的自己,却遇上了这突如其来的肝癌,以后的所有安排都要重新调整了。

  妻子被确诊的时候,张海正在日本留学。

  等父母将杨楠确诊肝癌中晚期的事情告诉张海后,他马不停蹄地买票回国,并且带着杨楠到各个医院去看病求医。

  但是,癌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每一笔金钱的投入,也只能给杨楠争取多一点的时间。

  随着时间的增长,她的病情变得越来越严重。付出的金钱就像是丢进河里的小石子,没有激起一点涟漪,这深深地打击了两家人的心。

  杨楠的家庭条件并不好,养父养母一直靠打工和种地为生。当知道养女被确诊肝癌后,养父养母一夜之间愁白了头。

  但是为了能够给杨楠筹集到治病的费用,养父养母把家里稍微值钱的物品全部变卖掉了,并且向所有能借钱的亲戚朋友借钱。

  张海也非常的不容易,从日本回来后就经常利用寒暑假的时间跑去工地搬砖。

  从2013年开始到2018年,短短6年时间,张海已经给杨楠支付了20万以上的费用。

  看着病情日益严重的儿媳妇,张海的父母从最初的尽心尽力到后来慢慢产生了其他想法。

  他们觉得杨楠现在就是一个拖油瓶,而自己一家人已经帮助杨楠做了很多事情了,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这种现状只会严重地影响到张海的生活以及未来,于是父母便开始劝说儿子和杨楠离婚。

  而张海在父母的不断说教下,也慢慢地产生了离婚的想法。但在这个过程中,他还是一直坚持照顾杨楠。

  2018年,杨楠的病情长时间得不到有效救治,只能靠药物维持。

  一直以来都是张海一个人赚钱给杨楠赚钱,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辛酸。

  一开始得知杨楠确诊的时候,张海从来没有想过放弃给妻子治疗。

  但是病情一直得不到好转,每年还要花费昂贵的医疗费用,张海的心开始有了动摇。

  而且想起杨楠曾经的种种表现,再加上父母经常在耳边劝说,张海终于动了离婚的念头。

  张海说,妻子杨楠是一个性格比较强势的人。

  往日里,如果两个人在商量某一件事时,杨楠很少会考虑张海的意见。而且在很多的情况下,张海无法改变杨楠的意见。

  2018年过年,杨楠和张海一起回河南安阳过年。初一早上10点多钟,张海的妈妈叫杨楠起床吃早饭。

  但是杨楠因为身上布满伤口,而且觉得身体很不舒服,就和张海妈妈说想晚一点再起床吃饭。

  但是张海的妈妈觉得杨楠是在耍性子,说杨楠每天早上都起这么晚,炒的菜都放凉了,自己想吃就自己弄。

  并把这事告诉了张海,还唠叨了几句表达自己的不满。

  杨楠呢,因为无法适应这边的生活习惯,晚上没有休息好,所以经常会出现呕吐血的情况。

  经过这件事,杨楠就觉得张海的妈妈欺负了她,便马上就要求张海带她回娘家。

  杨楠的这一举动,马上惹恼了张海。按照张海老家这边习俗,初一是一定要在丈夫家里的,只有初二初三的时候,妻子才能回娘家。

  如果妻子初一就回娘家,那就是表明这户人家关系不好,不是吵架了就是有矛盾,这是会被村里人所耻笑的。

  但是呢,杨楠态度表现很坚决,她一定要回娘家。在杨楠的强势要求下,无奈的张海只好开着车送杨楠回娘家。

  但是让人想不到的,在车上的杨楠和张海因为家里的习俗再次争吵了起来。一气之下的张海将杨楠赶下了车,把她丢在了回娘家的途中。

  而且随着离婚念头的产生,张海对杨楠的爱慢慢地变成了恨。从最开始的用心呵护到现在的敬而远之,他对杨楠的态度变得越来越暴躁。

  还经常发短信去咒骂杨楠,说杨楠就是一个没用的人,明明知道自己的病无法治疗,却坚持要治疗,拖垮了两个原本平凡而幸福的家庭。

  于是乎,张海慢慢地离开了杨楠的生活。从一开始的发信息,到不回杨楠的信息,再到对杨楠的信息视而不见,最后连杨楠的生活费也不想承担。

  为了结束这种无奈而又忍辱负重般的生活,张海向杨楠提出了离婚。可是对于杨楠来说,张海就是现在唯一的依靠。

  因为确诊之后杨楠的父母告诉她,自己并不是他们亲生的。所以如果离开张海,杨楠不敢想象自己的生活会变成怎样。

  于是杨楠说什么也不答应张海的离婚请求,但是张海为了能够逼迫杨楠同意,亲自动手打了杨楠,并且用双手勒住过杨楠的脖子,差点导致杨楠无法呼吸。

  面对着判若两人的丈夫,杨楠非常地恐慌害怕。她的要求并不高,只是想好好地活下去就行。

  但是张海没有办法再忍受这种生活了,当前的状况影响到了两个家庭,如果杨楠硬撑着不同意离婚,那只会招来张海的愤恨。

  而且为了今后的打算、为了70岁的父母,张海决定不再给钱给杨楠。如果杨楠想耗着,那就一起死耗着吧,身患癌症的杨楠肯定是耗不过张海的。

  我们无法去评判张海的行为是对还是错,如果是你处于张海的角度,是否也会跟他做出同样的选择?

  而杨楠只想活着,张海就是她活着的唯一希望。所以她不可能放弃张海这根救命稻草。

  事实上在2016年的时候,也就是杨楠生病的第二年,张海就已经选择了离开杨楠。

  每次杨楠打电话找张海的时候,张海都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挂掉杨楠的电话。

  比如说自己在砖厂和工人们一起搬砖赚钱,或者是在给人上辅导课赚钱。

  而张海离开之后,并没有将自己居住的地方告诉杨楠。每当杨楠找到张海的时候,张海都会找各种理由让杨楠住在路边的小旅馆。

  有一次暑假,杨楠急着找张海,张海一直拒绝接听电话。没有办法,杨楠只能跑到张海就职的学校,拜托学校领导帮忙联系张海。

  学校的领导联系张海之后告诉杨楠,说张海已经离开了学校,回到了河南安阳老家。

  而且张海在电话中还告诉杨楠,自己并没有抛弃她。相反,自己一直在利用各种办法赚钱,前前后后为了给杨楠治病,已经花费了20多万。

  关于拒绝杨楠找他的说话,张海表示,为了给杨楠治病,房子也卖了,现在的自己也是在租房子住。

  张海还表示自己现在已经40岁了,可除了一身债务之外,他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东西。

  自己也只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人,也需要生活、需要吃喝拉撒等,不能为了杨楠而放弃自己的生活。

  而且自己还有父母需要赡养,父母还想着能够抱孙子,也到了该为自己做打算的时候了。

  张海刚说完,杨楠还来不及说话,张海就说自己需要搬砖赚钱,没有时间讲话,就挂断了电话。

  为了给杨楠赚钱治病,他一个博士生沦落到去砖厂搬砖赚钱,不得不说令人唏嘘不已。

  张海说自己一直在通过各种途径赚钱去养活杨楠,并且算了一笔账。

  2013年到2015年的这三年,张海一直在日本上班,共计给了杨楠190多万日元。

  2016年、2017年、2018年这三年,张海给了杨楠7万4千元人民币。

  事实上呢?杨楠被确诊的时候是2015年,也就是说,张海说的190万日元,只有少数部分是给杨楠做了看病费用。

  而且杨楠描述,张海将这三年的各种费用都包括在190万日元里,不单单是杨楠自己看病治疗的费用,还有张海自己花费以及两人一起花费的钱。

  为了戳破张海的谎言,杨楠出具的各种看病发票以及费用清单显示,从确诊到现在,大概花费了30多万的费用。

  因为没钱到医院看病,现在的杨楠只能待在父母家里,采用吃药的保守治疗方式。

  每个月的医药费大概是2000元人民币,但是张海现在却连2000元人民币都不再愿意支付给杨楠。

  其实每当杨楠低声下气地向张海要钱时,她的自尊心就会受到打击,就好像小狗般乞求主人喂食,活得格外卑微。

  但是杨楠没有其他办法,现在的她也只能央求张海,放下自己的高傲和自尊,让张海每月支付2000块人民币以防止病情恶化。

  2020年,也就是杨楠被确诊患肝癌的第五年,杨楠到医院进行常规检查。

  医生告诉杨楠,她现在的状况非常的不稳定,极有可能随着病情的加重出现内出血的危险,唯一有效且可能治愈的办法就是换肝。

  但是换肝所需的费用要80万人民币。杨楠知道,这80万元是大家都无法承受的金额。

  前期的治疗费用,早已掏空两家的所有积蓄,甚至让两个家庭背上沉重的债务。

  单单每个月的2000元人民币医药费,就已经让两个家庭雪上加霜了,哪里还有办法继续去筹集到80万的巨款。

  更何况自从2018年之后,张海就向杨楠提出离婚请求,再也没有给予杨楠一分一毫的金钱帮助,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边是生存的希望,另外一边是爱人的冷漠绝情。为了活下去,杨楠主动地联系到当地的媒体,希望能够通过媒体找到张海。

  此刻的杨楠,体重下降得非常厉害,只剩下皮包骨,可见她遭受到何等的苦难折磨。

  而张海在媒体记者的联系下,也同意了和杨楠见面。

  只是令人想不到的是,刚见面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张海抱着杨楠的胳膊,跪着向杨楠央求道离婚。

  自从2015年被确诊后,杨楠知道自己的丈夫非常不容易,前前后后付出了许多常人难以理解的努力。

  于是杨楠告诉张海,自己的唯一目标就是活下去,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因为病情去拖累张海以及双方父母。

  也从来没有说因为病情的原因去怨恨或者埋怨张海,所以她现在无法下定决心同意离婚。

  张海听了杨楠说的话情绪非常激动,并向杨楠表示,只要同意离婚,张海会采用杨楠能够接受的方式,给予她照顾和补偿。

  看着曾经的爱人变成现在的陌生人,杨楠也算是真正的明白了。

  张海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疼爱自己的,与其彼此折磨,不如放过对方,最终她同意了张海的离婚要求。

  但是张海需要答应杨楠一个要求,那就是要帮助杨楠偿还之前看病的费用,以及从身边亲朋好友手中借的债务,总共60万人民币。

  张海仔细地核算了2015年以来的所有票据,算下来的各项支出是52万人民币。而张海表示,为了给杨楠看病,透支了信用卡12万人民币。

  也就是说五年时间,为了给杨楠看病,一共花了64万人民币。如果要张海独自承担60万的债务,张海无法接受。

  他最多承受一半的费用,也就是30万人民币。而且张海表示,假如今后能够拥有提升财富的能力,将来会给予杨楠更多的帮助。

  听张海说完之后,杨楠表示没有办法接受,如果两人没有办法形成一致的协商意见,将采用法律的手段去维护各自的权益。

  但是在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之前,鉴于杨楠没有收入来源,张海需要每月定时支付杨楠的2000元人民币用作治疗费用。

  2022年在和张海离婚之后,昂贵的治疗费用让杨楠不得不放弃换肝治疗方案。

  现在她回到了养父养母的家里,继续通过药物治疗的方式去控制病情。

  而张海在杨楠同意离婚后,就再也没有来河南洛阳见过杨楠一面。

  不过杨楠虽然失去了丈夫,但养父养母一直没有抛弃她。

  每天凌晨五点多钟,养父就挑着自己种植的蒜到市场上去卖。虽然收入不多,但只要有收入,就意味着有钱给杨楠治病。

  养父还经常开导她,在这个世上无论谁抛弃了她,养父养母都会像以前一样支持杨楠。只要人还在,总有一天这个病会好的。

  或许,养父养母就是杨楠在这个世上最大的慰藉了吧!哪怕被病魔折磨、哪怕被爱人抛弃,但这个世界上依然还有关心疼爱她的人。

  杨楠和张海都是享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本应该拥有美好的未来。但不料造化弄人,突如其来的疾病打乱两人的人生规划。

  为了筹集治病费用,他们背负了沉重的债务,从相亲相爱到现在的离婚分离和官司缠身。

  不得不说在残酷的病魔面前,如果没有强大的财力支撑,那么你拥有的一切都会消失无踪。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详情参阅本站的“免责声明”栏目。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详情参阅本站“版权声明”及“举报投诉”栏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