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一个留学生归国的所见所感

为什么选择回国?首要原因是学校已经取消下学期的全部面授课程,改为网课。呆在美国的生活成本远高于国内,而生活质量远低于国内。呆在学校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其次是美国政府对疫情的管控不力,检测也不普及。尽管校园内截至我离开为止未有确诊或疑似(回国隔离2天后校园内已确诊一例),但在校园外的小镇上就有22例确

疫情期间,一个留学生归国的所见所感

落户上海咨询二维码  

  

为什么选择回国?

  

首要原因是学校已经取消下学期的全部面授课程,改为网课。呆在美国的生活成本远高于国内,而生活质量远低于国内。呆在学校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其次是美国政府对疫情的管控不力,检测也不普及。尽管校园内截至我离开为止未有确诊或疑似(回国隔离2天后校园内已确诊一例),但在校园外的小镇上就有22例确诊。宣布宵禁也并无法解决人际传播的问题。与其在宿舍里自闭,不如回国。最后是由于一些私人原因,比如拔智齿等需要回国处理。出于以上几个主要原因,我选择回国。

  

你不怕被感染/感染其他人吗?

  

当然怕,但怕解决不了问题。在疫情还只在国内时,我们就已经很关注,并且准备了一些防护用品。当疫情传到美国后,我们出门会戴口罩,去商场会戴手套,回宿舍后也会对衣服消毒。在这种防护下,被传染概率已经很低了。至于感染其他人,我戴了口罩,不仅是对自己的安全负责,也是对周围人的安全负责。无论是在归国途中还是归国后,都按照相关规定和实际情况进行防护。已经做到足够好了。

  

你知不知道回国给国家添了很多麻烦?

  

这是能预料到一个非常杠的问题。但是我的答案是,是添了点麻烦,但并不是什么大麻烦,且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回国是理所应当的。不是逃难,也不是被施舍。国家有完整的政策针对归国人群可能造成的输入传染,不劳您(杠精)费心。也没花您(杠精)的钱,我也是纳税人。隔离费用也都是自费的。

  

你不回国不行吗?

  

当然行,但是我想回,凭啥不给我回?

  

在十二月底,我第一次从某群群友处听说国内好像有一种病毒在武汉传开。这时大家并没有对此投入多少关注。随着疫情愈演愈烈,不论是国内的朋友还是国外的朋友都纷纷开始关注此事件。在我的朋友圈也出现了不少集资在国外购买医护用品捐赠回国的信息。很多人都纷纷伸出手,有条件买到口罩等物资的就参与到采购物资中。没有条件的也都纷纷捐款。我们镇上的CVS里口罩和免洗洗手液等物资也都被搬空。

  

当时的群聊内容截图

  

当时朋友圈里的部分捐款捐物信息

  

随着疫情传播到海外,我们自己也开始慌了。开始采购各种方便食品囤积起来准备留着在之后的时间和春假消耗。学校里最早反应的是一位华人老师,她在邮件中提到自己发高烧,为了安全会将课程转移到线上。她的感冒在一周后好转,但与此同时,学校也开始慌了。随着一封邮件的发出,全校正式停止面授课程,转为线上授课。包括Lab和各项考试也将在线上重新安排。至少下一学期的第一周也会是网课。

  

又过了几日,美国政府暂停公布最新的数据,这让我们很难了解到疫情在美国传播的情况。又过了几日,学校通知在我们山下的社区发现了一例确诊。出于自身安全和课程的考虑,越来越多的同学包括我在内开始计划回国。随着UCB(貌似是)第一个开头宣布下学期全网课,整个UC系统都宣布下学期将全部进行线上授课。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感谢我的室友把我从床上叫起来,省了好多钱),我就购买了从SF到HK的机票。当时还未宣布香港禁止入境和需要隔离,我和室友们也开始考虑如何把之前囤的东西消耗完。

  

学校的网课通知

  

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突然又得到消息,香港无法通过陆运或船运直接回到深圳。作为深圳居民,其实是有点恼火的。通过口岸到深圳,虽然会入境,但是没人会在半道下来。而且一直走的都是大道,没有进入过城区里面。哪怕是固定时间包大巴从机场到关口,都是很好的解决方法。如果要在香港隔离,得弄更长时间的签证,还要隔离两个14天。如果转机,花在路上的时间更多,感染风险更大。这种一刀切式的管控不仅没有带来收益,反而给更多人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和更高的感染风险。事实上,在这之后我有一位同学在HK的后续航班出现变动。HK机场组织乘客乘坐大巴回深圳,虽然这是意外情况。但也证明了这样做是完全可行的。然而我只能灰溜溜的去买了一张HK-上海-深圳的票。这听起来比浪漫的土耳其再去东京和巴黎还要不顺路!尽管如此,我也已经非常幸运了!至少我能回的了家。

  

机票

  

随着离起飞的日子越来越近,政策也在不断地缩紧。越来越多同学的航班被取消,转机新加坡的、转机日本的、转机韩国的、转机台湾省的……都开始受限。但这至少还是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让我们有点心寒的是,直飞北京、广州的航班也开始取消。这不禁让我怀疑,国家是不是就是不想让我们回国?试想一位在异国他乡留学的游子,想要回家却被母亲关在门外,这种心情是难以言喻的。祖国不要我们了吗?好在直到最后一刻,我和几位朋友的航班没有被取消。我们急匆匆的收拾好行李,将额外囤积的食品和防护用品赠予不幸无法回国的同学后,来到了机场。

  

刚登上飞机,就收到了一条消息——从3月24日开始,香港禁止非香港籍人员进入。哪怕是转机也不允许。我所在的这艘航班落地时间正是3月23日早上,而加州已经没有后续航班能前往香港了。也就是说我们非常侥幸的赶上了末班车。在飞机上,每个人都把自己保护得严严实实。口罩、手套、防护镜、防护服,装备齐全。有些同学买不到防护服,还披了件雨衣顶着。机上两次发餐,很多人一口都没吃(但是我吃了)。发餐的过程效率难以置信的高,甚至不需要餐车只凭空乘一双手就能把餐发完。实话说,尽管不吃不喝是会比较安全,但飞机上冷,不吃不喝身体没有能量,反而更容易感染。即使不是得新冠,也很容易着凉。事实上有一位赶上台湾转机末班车的朋友已经亲身证实了,飞机上着凉感冒,直接被送到医院隔离。

  

刚登上旧金山-香港的飞机

  

朋友告诉我他在飞机上感冒了,吓死我了

  

香港落地后,经过层层检查,我们出到了候机大厅中。这里非常冷清,往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平常排得满满的五块航班信息大屏,现在只有三块亮着(忽略最后一块吧),而且里面穿插着无数“取消”。连往日看一眼队伍长度就不想喝了的星巴克,现在也都关门闭市。在机场吃了一顿早饭和午饭,美食广场空空荡荡,坐的位置周围方圆10米一个人都没有。也是从未见过的场景。

  

香港机场,一片取消的航班以及填不满的显示屏

  

航班飞到上海,所有人都不能下机,要等广播通知一个个念到名字后分批下机。我在飞机上等了有四十多分钟,其实我并不着急,因为我预留了五个多小时转机。所以即使后续航班是从虹桥T1转到T2也是足够的。然而坐在我旁边的一位来自巴厘岛的留学生就不那么幸运了。她的目的地是长沙,而后续航班不仅要换航站楼,还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一直给她充当翻译和机组人员沟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留学生居然不会中文,据她说她还是被邀请过来的)。她查了后续的航班,下一班要等到第二天,现在也没有合适的高铁能过去。肉眼可见的她崩溃。我比她早下飞机,也不知到她最后怎么办。

  

上海落地后在飞机上等待

  

当我被念到名字,下了飞机在一个个卡口等待。第一个卡口在下飞机后的廊桥里,一个保安大叔守着这道口子。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也进行了一些交流。当他得知我们大多都是归国的留学生后,他表示他的态度是欢迎我们回国。但是三天前有个小姑娘因为一点小事在这跟他吵了起来,还说要投诉他。他也很刚的跟她说,你要投诉投诉,这是我的警号。所以他还是有那么一点想法的。我一行人都纷纷表示这类人总是少数,我们很乖的。这道关卡之后,是两次测温和过海关提取行李。我看到我们几乎全部都被在护照上贴了一个黄标,这表示的是从高危地区回来,需要隔离观察。

  

过了这一道道关,终于来到了转机等候区。这似乎是专门划出来的一片区域给需要转机、转高铁的旅客等候的地方。有专门的司机一批批把我们拉到相应的航站楼、火车站。在这里还有一个非常恐怖的机制。似乎会每隔一段时间随机抽走一批人去做核酸检测。而这意味着至少要在上海住一晚等待检测结果出来。有一位我的同行朋友不幸被抽中,只好取消后续航班在上海呆一晚。幸运的是,我还是登上了前往虹桥T2的大巴。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我们十数人完成了值机。我们都被安排在了飞机的最后排区域。漫长的等待,我们一行人在值机柜台前打起了手机麻将(我们值完机就没有后续乘客了,所以我们值机后要在这片区域等待),在临近起飞时,终于有工作人员带走我们过安检。而这似乎也是虹桥机场今天的最后一班航班。次日,整个机场将被关闭。登机前,整个机场几乎只剩我们几个人了。

  

除了我们一行人外,空空荡荡的虹桥机场

  

飞机终于在深圳落地,我们也同样要等待一批批下飞机。正在这时,坐在我座位前方的一位大爷突然爆发了。他把空乘喊来,质问为什么他周围全都是从国外回来的。他在这里不危险吗?万一感染了他怎么办?要求投诉航司,没有考虑到保护国内的旅客。再往前几排,有个旅客看热闹不嫌事大,拿起手机开始拍摄。乘务员和大爷解释,也表明这不是他们能决定的。我和他身旁从国外归来的旅客也在劝他要投诉就直接投诉,你要觉得有问题shangfang都可以。不要在这里对乘务员撒气,他们也没权力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也认同你的观点,国内和国际乘客确实应该有隔离,但请不要这么激动。这位大爷稍微冷静后开始打电话给家人,让他们不要来接机了。表示自己先在外面住一晚看情况再回去。这位大爷其实没有什么问题,但那个拿手机拍摄的乘客却是个大问题。不论是空乘还是我们旅客,都在这期间不断强调不要拍,他依然一脸兴奋我行我素。事实上这个事情也没有任何的过分冲突,但这位拍摄者的行为确实让大家不喜。直至我们下飞机还有人关心的问空乘,那个拍摄的人不会造成什么不良影响吧?

  

登记过信息后,我们继续在宝安机场内等候。尽管有按不同区划分,但似乎最后大家还是会一起上车前往深圳湾口岸等待社区认领。我们等啊等,等啊等,一直不见喊我们的名字。我们都在怀疑我们是否被遗忘了。三个小时后,我们发现比我们晚到的一批旅客都走完了,我们还没走。终于忍不住找工作人员问了一下。才得知是在交接班的时候弄丢了一张登记表。我们提出重新填写登记,但工作人员却表示要回去找表。又一个小时后,表终于找到。我们最后十五个人也登上了前往深圳湾口岸的大巴。实话说我们当时心里是真的挺生气的。我知道有些人会扯大旗说要体谅抗疫人员,但我们本着完全信任的态度,直到最后只剩下我们前,并没有任何询问来给工作人员增加负担。难道不是体谅?搞丢一群人的登记表还晾三个小时,到最后要主动询问才知道确实有点过分。在这之前,我已经经过了接近32个小时的奔波,睡觉也不敢睡生怕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我们还有朋友经历了更长时间的旅途,更加劳累。我们累了也只敢闭目养神眯一会,实在没有力气再去争执。只能气笑一下,然后继续瘫软的趴在自己的行李箱和椅子上。

  

到了深圳湾口岸,实话说场景非常壮观。一大排隔离线,遮雨棚下的桌子椅子整齐排布,每个区域和桌子前都有防疫人员守候着。虽然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但各项措施一点都不少。又经过了一次登记,我坐在我所属福田区的座位上等待接我们的车的到来。也和此区域的防疫人员聊了起来。我们聊到了隔离酒店是否能点外卖、国外的疫情形势、还有留学生归国的情况。他表示其实他很惊讶,他见到的留学生几乎全都跟他说中国好,以后要回中国来。而且都很爱国。我说,其实大多数留学生都是越出国越爱国。少数极个别的人把整个留学生的声誉败坏了,我们也非常反感。我也提到了对各种缩紧政策的疑惑,祖国是否欢迎我们回来。他没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但说他自己是欢迎的。

  

终于等到车来了,尽管我们分了不同区,但我们不同区的一批人还是一起塞进了一辆车里(很疑惑,机场和口岸都分了区,但为什么最后还是塞到一起呢)。在这辆车上贴的一张不大的横幅,却让我心里终于安稳了下来。“欢迎回家”在此前,我一路都有拍摄,直到深圳机场后是真的没有力气再拍了。但看到这条横幅后,包括我在内,我们同车的人都纷纷拿出手机拍了一张。

  

“欢迎回家”真的暖到了

  

这辆巴士把我们又带到了福田汽车站,这次倒是没有等待,直接就有社区的小车把我们送到了隔离点。(然鹅还是忍不住吐槽一句,又是两个不同社区的两辆车,最后还是把我们送到了同一个隔离点……)隔离点也有横幅,还是让人心里很暖的。工作人员在行李和我们身上喷洒消毒后,我们逐一进行信息登记和交费领房卡。最后终于到达房间住下。我们运气很好,这个隔离点可以点外卖,而且房间内条件也相当不错。

  

“欢迎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这里是您温暖的家”房间照片

  

至此,我已经经过了37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匆匆洗了个澡,已是清晨六点多,便睡下。在随后的三个小时中,每隔一个小时被叫醒一次,量体温、消毒、核酸检测。当然也都很配合地做了。最后到下午被饿醒后点了个外卖。入住观察隔离点流程终于结束。

  

1.隔离点到底能不能收外卖,能不能拿快递?

  

事实上有一些隔离点确实不能点外卖,但大部分隔离点都是可以的。能点和不能点之间的差别我没有找出规律。比较普遍的是点外卖都有时限,各个地方时限不一样。而允许点外卖确实是一个普遍现象,包括我所在的隔离点和我同学所在的隔离点都可以点。有极个别朋友可能会分配到不能的隔离点。说这么多重复的话就是想让一些杠精知道,在隔离点点外卖收快递是一个很合理的事情,并且是普遍采用。极个别不允许的不应该拿来做标准和标杆。条件允许的话,向做得更好的看齐是一件好事。

  

2.隔离点的外卖是谁在送?

  

是酒店原先的服务人员,而非其他任何人。

  

3.工作人员们都做些什么?

  

至少在我所在的隔离点,送外卖、快递等是由酒店原本的服务人员负责的。订餐是由酒店合作的餐厅负责的。登记是由社区和政府招的工作人员/志愿者负责的。量体温、采集咽拭子是由医生护士负责的。每日消毒是由外包有资质的消毒公司负责的。这其中每个工作所负责的人分得非常开,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也不存在有哪里忙了其他的人去帮忙。一是专业不对口没有相应资质,二是其实工作人员并没有传闻中那么忙。

  

4.工作人员怎么就不忙了?

  

这是我猜杠精会提的问题,首先我没有说“不忙”,我说的是“没有那么忙”。这代表着程度不一样,也代表着空闲时间资源的多寡。工作人员是倒班制,并不会一个人工作特别长时间。而平时需要做的是处理每日一两次的一批集中来客,或是在隔离微信群中解答住客的问题。说不上清闲,但也绝不忙碌。医生护士倒是非常忙,需要每日两次采集全部住客的体温。每天还需要给新住客做咽拭子。这确实是非常的忙碌。消毒人员是外包有资质的消杀公司进行的(工作人员说的,有聊天记录证据,不要杠),也是其中不忙且态度最差的工作人员。短短几天,群里因为消毒问题已经产生两次争执了。消毒人员或许不是同一个,大家反馈的都不一样。有的人说就进来随便喷了一下一秒不到就走了。有的人说到处乱喷整个房间都是,还喷到私人的箱子里。还有的人说消毒的人直接给他洗了个头……除此之外,其他工作人员或是医生都是敲门/打电话。消毒人员是砸门,区别确实非常大。以至于有些住客已经拒绝每日房间消杀(是可以拒绝的,并非强制)。订餐是合作酒楼承包的,在群里基本上就像微商一样的工作,其实也还好。

  

5.那酒店服务人员送外卖忙吗?

  

忙。确实忙,每层楼都有一个人负责(工作人员说的)。基本上大家点外卖一日三次左右,每层楼几十个人,还是比较辛苦的。群里住客也为点外卖这事争吵过,有个别人不知是爱心泛滥还是怎么,想要酒店把送外卖改成增值服务???或者让住客的家人来做义工???emmmmm,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包括工作人员在内的大部分群员都说no。

  

6.工作人员危险吗?

  

在隔离点工作这个事情,本身就是带有一些危险性的。但事实上我认为并不能达到所谓的“高危”。每个能到达隔离点的住客都是通过了之前近十道关卡的检验,以及运气好没有被落地抽走做检查(事实上概率并不是很低)才能到达的。也就是绝大部分高风险人(包括有症状的,和有症状的人有接触等)已经在进入隔离点之前就被分离出来。在隔离点携带新冠病毒的可能性已经极小。且防护措施非常到位,和住客会有直接接触的人都穿了防护服。配送外卖的酒店服务员虽然没有穿防护服,但与住客没有接触。每个房间的床头柜都搬到门口,所有外卖都会放到上面无接触配送。所有住客在与工作人员接触时也需要戴上口罩。综上所述,有危险,但危险并不大。

  

7.你就没有一点感恩的心吗?

  

一个预判的杠精问题。emmmmmmm,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问题。我们感谢工作人员,因为他们给我们提供了帮助,解决了麻烦。尽管这是他们的工作,但与我们感谢他们并不冲突。我实事求是分析了现实情况,以自己的标准判断了他们忙不忙、危险不危险,就要被杠精批判不感谢不体谅了吗?感谢是心里的,也是嘴上的一句谢谢。体谅是心里的,也是行为上不增添不必要的麻烦。至于必要的麻烦还不能有……那我无话可说,那还感谢个啥。难道是感谢工作人员没像对待畜生一样对我们吗?

  

8.没看出你感谢工作人员啊?

  

不知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呢,还是在我房间装了监控?咋把我看得这么清楚呢。

  

9.为什么要回国给国家添麻烦(接最上方问题)?

  

因为我们是中国公民,所以我们可以回国。这是我们作为中国公民的权力。喷子们想要剥夺我们公民身份的时候,已然违宪。一个国家想要获得人民的归属感,必然要为民众提供庇护。即使像中国这样的社会下,要抛弃一部分人的利益也必然是要经过非常慎重的决定,而不可能像欧洲某国那样直接选择性治疗,放弃一部分人。我们回国合理合法合规,也应该得到国家的保护。

  

10.死在自由民主的西方国家不好吗?

  

实在想不出什么样的人能这么恶毒,会诅咒别人客死异乡。首先一个前提,自由民主是好的吗?当然,在太平盛世,自由民主于国于民往往是好的。从什么时候开始,自由民主开始变成贬义词了呢?或许是有些人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搞破坏,扛着红旗反红旗吧。但这和我们留学生是同一群人吗?明显不是。况且,无论是我们的历史、政治、思想品德等课上,无一不提到自由民主。德先生是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第二条和第五条又分别是什么?我们的国家也是崇尚自由民主的,我们也热爱我们的祖国。嘲讽西方国家自由民主,是也把中国一起嘲讽进去了。同时越出国越爱国是网上这些喷子、杠精无法理解的。

  

我们隔离点每几层都有一个群,我们群四层楼的住客和部分工作人员加起来有167个人(截至目前)。其中有一半是留学生,还有一半是去旅游或是工作回国的人。留学生往往比较低调,说话比较客气。到目前为止没有太傻逼的跳出来。但旅游归国和工作归国的部分人就表现得比较奇怪了,在群里大肆吹牛逼。包养小白脸???台湾凯子???小哥哥很油腻???香港富婆的爱好???保养得好???想去西西里蹦???来喝酒啊???组团台湾嫖???半年不想坐飞机???太受罪了???……

  

对工作人员不客气,颐指气使,一天到晚抱怨的也是这些人。真不知道这些人哪来的优越感。而这些人除了少量从西方国家回来,多数是从东南亚国家回来。其实和崇洋媚外没啥关系,只是素质较低。通过微信名、部分公开的朋友圈、头像等信息,还发现了其中几个人是代购、微商、倒腾拆机芯片的。

  

酒店里的工作人员其实也并非都是专业的防疫人员。医生护士都是隔壁医院的,肯定有专业资质。服务人员一看也知道是专业酒店的工作人员,穿着酒店的工作服。而穿着防护服在门口协助入住的工作人员却出乎意料的是再普通不过的人。观察到其中有工作人员公开了朋友圈,可以看到里面全是微商广告。也不知道是通过志愿者渠道、兼职渠道、还是什么其他渠道招进来做工作的。这样没有任何专业要求的岗位,虽然也符合广义上的“抗疫人员”定义,但实际真的配这样叫吗?因为工作的实质就是酒店前台,除了有极低风险感染以及需要与归国人群接触外,并没有其他特殊之处。如果这也算,那机场值机柜台工作人员、飞机上的空乘、在国外的送机司机……都可以标上一个“抗疫人员”的标签了。甚至这些人感染的风险可能比酒店工作人员还要大那么些。而这些工作人员不是被政府“派”来的专业人士,而是“雇佣”来的普通人,这其中的性质差别是极大的。

  

号还要,不敢置评,我的心情和大多数留学生一样。共勉!

  

只希望大家也能看到那四个字——欢迎回家!

  

也许会更新?提前留个分割线。现在是2020年3月29日。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来源于互联网,经本站整理和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交流和学习之目的,不做商用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若有来源标注存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网站管理员,将于第一时间整改处理。管理员邮箱:y569#qq.com(#转@)。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推荐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