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岁“深漂”妈妈为儿子留深上学5次自考本科,准备写毕业论文

楚天都市报记者曹雪娇2022年夏天,纪录片《人生第二次》播出后,黄妹芳作为《立》这一集的主人公之一,其励志的求学经历被网友熟知。来到深圳的七八年间,年过不惑的黄妹芳读完大专又自考本科,连考了5次。她每天忙到

43岁“深漂”妈妈为儿子留深上学5次自考本科,准备写毕业论文

  楚天都市报记者曹雪娇   2022年夏天,纪录片《人生第二次》播出后,黄妹芳作为《立》这一集的主人公之一,其励志的求学经历被网友熟知。来到深圳的七八年间,年过不惑的黄妹芳读完大专又自考本科,连考了5次。她每天忙到深夜12点,才有空闲端坐在桌前看书。   7月10日,黄妹芳告诉记者,明年初自己就要自考本科毕业,目前已经开始准备毕业论文。她已经有了方向,研究土地托管,只是她还不知道如何下笔。儿子读初中后,一家人搬到了离学校更近的地方,为了多陪伴儿子,自己从供职6年的工厂辞职,开始接工厂零活,开微店卖特产。   黄妹芳说,自己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攒积分,落户深圳,让孩子留在身边上学。   从“莞漂”到   7月10日,黄妹芳告诉记者,她来自广西南宁的一个小山村,今年43岁。即便是现在,她想从深圳回一趟老家,也需要先乘高铁到南宁,再转乘地铁和大巴,折腾半天才能到家。高中毕业后,为偿还父亲重病留下的债务,黄妹芳早早开始外出打工。她听同学说广东的工资更高,便只身到东莞的工厂干活。期间,黄妹芳与同乡覃项利相恋结婚。在她30岁的时候,有了自己的宝宝。   虽然黄妹芳的母亲劝说她把孩子留在老家,再安心到东莞打工赚钱,但黄妹芳看多了留守儿童,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也成为其中一员,便带着他回到东莞,先租了一间小门面,做批发雪糕的小生意维持生计,丈夫则继续在外打工。   随着儿子慢慢长大,需要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黄妹芳便和丈夫商量着开一家小餐馆。两个人都没有做餐饮的经验,餐馆的生意也一直没有什么起色,前前后后还赔了20万元进去。那段时间,黄妹芳和丈夫常常发生争吵。   但孩子马上要上小学,留给夫妻俩争吵的时间不多了。“我们两个都没有东莞户口,孩子很难进入公立学习读书,但家里的条件又不允许他去私立学习上学,想把孩子留在身边,还得想办法。”黄妹芳说。   黄妹芳找老乡、朋友打听后得知,只要证件齐全,他们可以带孩子去深圳打工,孩子也能上公立小学。于是,一家三口又从“莞漂”变成了“深漂”。   攒积分比攒钱难   来到深圳后,黄妹芳和丈夫才发现,一切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容易。   他们一家人租住了一处一室一厅的房子,进门既是孩子的卧室,也是他们的客厅。《人生第二次》之《立》的分集导演杨苏烨向记者回忆,因为房间狭小,2021年拍摄时,除了必要的摄影、录音和导演,其他的工作人员只能到门外等着。但即使这样,黄妹芳每次总是笑呵呵地面对所有人。   为了让儿子能进入公立学校念书,黄妹芳找到了一份工厂工人的工作,重新成为一名流水线工人。而覃项利在熟人的介绍下成为了一名小区电工,工作时间相对自由,可以照顾年幼的儿子。   但想让孩子一直在深圳读书,还是要攒积分落户才行。根据当时深圳的落户条件,45周岁以下拿到100积分便可在深落户。   然而夫妻俩一个初中毕业,一个高中毕业,想拿积分,只能慢慢地攒。   怎么攒?“拿到大专文凭有60分,每年按时缴纳社保,封顶能拿30分,但40岁以后,每年扣两分,攒积分比攒钱难。”黄妹芳对这些获取落户积分的方法如数家珍。2018年,她通过深圳总工会推出的“圆梦计划”考取了大专文凭,有了至关重要的60分,加上缴纳社保、所在工厂额外申请的分数,黄妹芳离拿到深圳户口的目标越来越近。   然而2019年年初,黄妹芳40岁,被落户窗口的工作人员告知,她被扣了两分,离落户的梦想又远了一点点。   而距离能申请落户的最后期限,黄妹芳还有五年。   在深圳,黄妹芳结交了很多宝妈朋友,大家都是来深圳打拼的外乡人,他们在一起聊小孩的学习和生活,也会一起研究怎么才能在深圳扎根。她说,有人因为一直攒不够积分,最后只能把孩子送回老家上学,但她不想放弃。   考了五次后,黄妹芳才通过“圆梦计划”考上本科,她准备继续通过提升学历增加基础分,同时备考社工中级资格证,有了这个证也能,争取双重保障。   “我的儿子快上高中了,如果拿到了深圳户口,他考460多分就能进公立高中,如果没有深圳户口,他要考500多分才能读公立学校。”黄妹芳的想法是,通过自己的努力,给儿子添一分留在深圳读书的希望。   在与黄妹芳的相处中,有一件事让杨苏烨印象深刻。“有人问黄姐,能不能理解40岁以上扣两分的政策?她愣了一下,然后回复‘我努力攒就好了’。没有抱怨,也很坦然,我当时在想,这种坚忍可能就是她身上那种韧劲的来源。”杨苏烨说。   为陪伴儿子辞去工作   但对于年逾40岁的黄妹芳而言,重新拾起学习并不容易。这些年,她已经从一线工人升职称流水线的线长,每天要上长白班,中午只有一小时休息时间。覃项利辞去电工的工作后,便买了一辆面包车跑货拉拉。但最近两年的拉货生意并不景气,他往往在车里一等就是大半天,也时常因为抢不到订单而懊恼,每天他等订单都要等到深夜才回家。   黄妹芳说,每天等她有时间坐在桌前学习时,往往已经是深夜十一二点了。学到凌晨一点再睡觉,第二天早晨6点又起床去工厂。   留在深圳难不难?覃项利上夜班时,年幼的儿子生病,黄妹芳只能一个人骑着电动车,在带着孩子去医院。   那为什么还执意留在深圳?黄妹芳说,因为大城市有各种机会,比如花9.9元就能让儿子体验一次击剑课。   2021年9月,黄妹芳的儿子顺利升入初中,为了方便孩子上学,他们一家三口搬离了居住六年的出租房,住到了离学校更近的位置。   这样一来,黄妹芳的通勤时间更长了,回家更晚了。有时候她和丈夫到家时,儿子已经睡了。久而久之,黄妹芳发觉,儿子在家里越来越沉默。   “这样下去不行。”2021年10月,黄妹芳离开了工作6年的工厂。离职后,她每天从工厂里接一些零活,又开了一家微店卖广西特产,还找了一份卖羊奶的工作,日子忙碌而充实。   现在,她的本科学习也进入了写论文的阶段,还在今年6月参加了中级社工职业资格考试,8月份就要出成绩。   黄妹芳说,如果没有过,她就继续考,只要还有机会就不会放弃。   而为了在经济上有双重保险,50多岁的覃项利也放弃了货拉拉的工作,学习货柜车驾驶,成了一名大货车司机。虽然要长期在外奔波,但收入比之前有所提升。   2022年夏天,《人生第二次》播出后,不少网友感叹,40多岁还为孩子读本科励志又感人。黄妹芳告诉记者,其实她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都是在为了孩子和生活在努力,只是她的故事被写了出来。她希望儿子能够一直在深圳读书,读到大学去当兵,毕业再找一份工作,尽他所能,留在深圳也好,想往更好的地方发展也可以。   (图片来源:纪录片《人生第二次》)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详情参阅本站的“免责声明”栏目。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详情参阅本站“版权声明”及“举报投诉”栏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