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深圳大专生不可落户,释放了什么信号?

昨天,深圳司法局官网发布《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与2016年《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59号文)相比,有大幅改动。我们做个对比。旧版59号文:迁户一共分四类,人才引进迁户、政策性迁户、投资纳税迁户、积分入户四个入户渠道。新版:整合为核准类入户、积分入

最新,深圳大专生不可落户,释放了什么信号?

最新,深圳大专生不可落户,释放了什么信号?

最新,深圳大专生不可落户,释放了什么信号?

  昨天,深圳司法局官网发布《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与2016年《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59号文)相比,有大幅改动。我们做个对比。

  旧版59号文:迁户一共分四类,人才引进迁户、政策性迁户、投资纳税迁户、积分入户四个入户渠道。

  新版:整合为核准类入户、积分入户、政策性随迁入户三类。其中,积分入户具体分为人才引进积分入户、居住社保积分入户、投资纳税积分入户三个类别。

  改变在于:旧版59号文的“人才引进迁户”变为新版的“核准类入户”,而新版的“积分入户”,则包含了旧版的“投资纳税迁户”+“积分入户”,并且新开一个类别:“人才引进积分入户”。

  可如此理解:“核准类”入户将是重点引进对象,“政策类”入户是保障对象,其余一律都要参与积分排名,落户难易取决于政府每年派发出的名额数量。

  在“核准类”迁户这部分,最大的改变是:删除大专生落户,显著收紧本科生落户门槛

  旧版59号文是这么说的:“具有普通高等教育本科以上学历,且年龄在45周岁以下的人员;具有普通高等教育专科以上学历,且年龄在35周岁以下的人员。”

最新,深圳大专生不可落户,释放了什么信号?

  但新版做了这样的改变:具有国内普通高校全日制大学本科学历并具有学士学位,年龄在35周岁以下的人员。

最新,深圳大专生不可落户,释放了什么信号?

  不难看出,专科生不再被视为“重点人才”,入户全部转入“积分入户”类别,本科生入户年龄门槛也由旧版的“45周岁以下”,显著收紧到新版的“35周岁以下”。这一条款对人才标准、年龄高低的要求都大幅提升,预计相当一批专科生会受到暴击。

  其他重点人才,也都做了进一步细分,整体要求是年龄门槛收紧。比如针对境外留学生,旧版统一是:45周岁以下,但新版细化要求:“学士年龄在35周岁以下,硕士年龄在40周岁以下,博士年龄在45周岁以下”。

  旧版在纳税入户、积分入户都有明确规定,但新版的征求意见稿里没有涉及,留了口子。所以,这部分看起来都还需要出配套政策。

最新,深圳大专生不可落户,释放了什么信号?

  其中第九条的表述,“不符合第八条条件,但达到一定学历、技术技能等水平的其他人才,在年度计划安排额度内,可由市人力资源保障部门通过人才引进积分排名择优审批办理”。

  这部分应该是针对在上面“核准类入户”(重点人才)中被刷下去的“专科生”,放到积分入户里来消化。

  随迁入户可谓是收紧最严厉的。

  一是夫妻投靠,由旧版的“分居时间满2年后可以申请入户”,改为新版的:“满5年后”。门槛提高了1.5倍。

  二是父母随迁,由旧版的“迁入深圳市户籍连续满8年且仍拥有深圳市户籍的,其共同生活的父母可以申请投靠入户”,改为新版的:满15年。门槛几乎翻倍。

最新,深圳大专生不可落户,释放了什么信号?

  这两点异常苛刻,尤其是后一条,预料会引发较大的反弹。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很多人尤其是独生子女在深圳立足之后,一般都会考虑把父母接过来并且落户(当然在去年之前,有不少是为了房票)。的确会给深圳增加负担,但是大幅收紧到15年那么久,在情感上不易为众接受。且,去年7.15政策之后,老人房票实际已经无效,继续把老人接过来入户的也不会考虑房票的问题。是以,这一规定可能过于严苛,让公众觉得深圳就想要年轻人当“人肉干电池”,不想接纳老年人,暂不知做出这一规定的逻辑如何。

  更为细节的改变其它还有一些,但我们就拣最重点的部分做一下梳理。改变背后的逻辑和释放的信号,才是最重要的,对我们的行为会有影响。

  1)深圳落户政策显著收紧。

  整体看,新版落户政策大幅提高了落户深圳的难度,但优先保障人才的意图也异常明显

  看上面的分类,用我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分三类:人才类(核准)、政策类(随迁)、普通类(积分)。新政的意图,对“普通类”人群的落户门槛要求显著提高,尤对随迁落户的政策甚至可以用“苛刻”形容。在旧版的四类情况下,深圳在2017-2019年每年放出1万个积分入户名额,这个新版政策下,料想会挤压掉不少名额,原来凭借居住社保积分入户的难度更高了

  但政策对重点人才的引入,从文中可见,依然是优先保障。这是深圳的人才战略所要求,所以它也占了最大的篇幅。可以预料,未来每年落户在深圳的人口总量中,人才的比重将进一步提升

  2)从“不宜放宽”到“显著收紧”。

  2020年两会期间,人大代表建言:对在深圳市工作且已缴交社会保险至少达到15年以上(不含因任何原因导致的社保补交)的非户籍居民,延长入户年龄至国家法定的退休日期,对这些来深建设者群体,在他(她)们自愿且主动提交入户申请后,希望不设定其他的入户条件

  深圳发改委后来回复:深圳入户政策目前在国内主要大城市中几乎最为宽松,且已覆盖所有群体,不宜再加以放宽。若按照法定退休前不设年龄、缴纳社保15年即可入户的敞口式政策,作为千万量级人口规模的超大城市,可以预见的深圳户籍人口增长将面临失控局面,最终造成人口剧增,公共服务供需矛盾更加尖锐,同时进一步加剧环境污染、交通拥堵等问题,导致与实现民生幸福城市背道而驰的后果。

  应该说,双方的表达都有理由。人大代表认为,深圳作为一个移民城市,实际人口显高于常住人口,外来人口显著高户籍人口,政府财力又非常雄厚,应该为市民多做点。但是政府部门的忧虑是,你想的是很美好,但我公共服务能力不够,无限扩张会导致城市治理质量下降,因此只能徐徐图之。

  问题在于,当时发改委的表态只是落户政策“不宜再放宽”,并未传递出要“收紧”的讯号。但现在时隔1年,新版落户政策的宗旨取向,与当初的表态大相径庭。这个背后一定是有故事发生。

  3)七普数据爆棚意味着落户政策收紧将长期化。

  政策前后取态大变,我认为,中间唯一有解释力的部分,应当是刚刚披露的七普人口数据爆增——深圳2020年常住人口1756万,比2019年“多”出了400多万。

  这个人口数据,意味着什么?

  早在2015年,深圳对2020年常住人口的预期目标是1480万,对2035年的常住人口预期目标是1800万。新的人口数据,不但大幅超过2015年的预期目标,也无限逼近2035年的预期目标。

  这个数据应该说是出人意料的,政府的很多部门都会被弄得很被动。数据误差如此之大,肯定不是说1年人口陡增,而是反映出深圳的统计部门之前对深圳真实人口的掌握,缺乏科学性。这个影响是方方面面的,比如说,住建部门对住房政策的制定,要全部修改。深圳市对深圳人口天花板容量的判断,也提前数年来临。我之前在旧文里也提到了这一点:深圳的人口不具备大幅增加的空间,理由是深圳没有能力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有兴趣的童鞋,可以看《深圳最终会以怎样的方式“扩容”?》。

  所以说,这个人口数据出来,最大的影响就是:直接迫使深圳改变了过往人口落户的宽松政策。新版的落户政策,正是对这个事实的回应,背后显示出官方对深圳人口增加的态度,从过往的积极转为担忧。

  一是深圳会控制人口流入的总量,过往1年增加50万常住人口、50万落户人口的政策精神,恐怕不能再持续了。未来几年,深圳最有可能有意压低新增人口的规模(也许每年就是10来万人),以防过早超过1800万常住人口这条线(那将严重影响深圳的公共服务承载能力)。深圳2015年户籍人口355万人,2019年495万人,年均增加28万人(2020年户籍人口数据还未查到,年初定的目标是增加50万人)。

最新,深圳大专生不可落户,释放了什么信号?

  二是深圳会更加积极地调整人口结构,花大力气引进更多的重点人才,而对“普通类”人群、“政策类”人群的落户政策,则能严就严。这个在这次的新版落户政策里,体现得非常明显。

  三是,以上两个政策取向,有可能会持续整个“十四五”。就这份征求意见稿本身,那个随迁满15年的设定,有修改的可能。但是整体讲,上述两个政策取向应当是深圳对人口的中长期态度。至少在未来的“十四五”期间,深圳都可能会采取适度控制人口落户规模、积极优化人口结构的思路。

  一句话:未来的深圳,对于普通的年轻人,会比以往“不友好”,需要大家更加努力才是。这不是刚开始,只是未来更明显,也不用如丧考妣的愤怒沮丧。能够享受到政策福利的,都只代表着我们的过去,自己拼搏出的真本事,才是真未来。

  后台的各位“新深圳”,既来之则拼之,勇敢地面对疾风吧。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详情参阅本站的“免责声明”栏目。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详情参阅本站“版权声明”及“举报投诉”栏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