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3岁女博士患病,不能生孩子,博士丈夫坚决要离婚

“敬祝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永结同心,白头偕老!”“铺床铺床,喜气洋洋,早生贵子,儿孙满堂。”这些婚礼上接地气的祝辞,表达了人们美好而朴素的祝愿。2012年,杨楠和张林(化名),就在这样的祝福声中走入了婚姻。(杨楠和张

2015年,33岁女博士患病,不能生孩子,博士丈夫坚决要离婚

  “敬祝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铺床铺床,喜气洋洋,早生贵子,儿孙满堂。”

  这些婚礼上接地气的祝辞,表达了人们美好而朴素的祝愿。

  2012年,杨楠和张林(化名),就在这样的祝福声中走入了婚姻。

  (杨楠和张林)

  然而,世事无常。

  婚后第3年,一场疾病降临到妻子杨楠身上。

  命运给这个家出了一道难题。

  他们的人生,开始转向。

  杨楠患病3年后,丈夫张林“失联”,视妻子如陌路人。

  患病5年后,杨楠借助媒体,千里“寻夫”成功。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当着媒体的面,张林跪求离婚。

  杨楠,算我求求你了!求你念在过去的情分,给我家留条活路吧,你拖着不想离,我只会更厌恶你!

  你放过我吧,我才刚满40岁,膝下没有任何子嗣,我不愿将自己的人生就这样活活地拖垮……

  这些年,这对夫妻经历了什么?

  丈夫为啥跪求离婚,杨楠是怎么做的?

  如今,他们各自怎么样?

  杨楠出生于河南洛阳农村,家境贫寒。

  但她深知,知识能改变命运。

  所以,她在学习上足够勤奋努力,一路读到上海交大光学工程专业的博士。

  (杨楠的荣誉证书)

  2012年,杨楠30岁,认识了大她两岁的同校读博的张林。

  张林来自河南安阳农村,老乡相见,分外亲切。

  年龄相当、学识相当、家境相似……

  两个一直忙于学业的年轻人,很快从相识到相恋,并在家人催促下,举行了婚礼。

  在村里,张林学历最高,再娶个博士媳妇,高高联合。

  为张家赚足了面子,全村人谁提起都竖起大拇指。

  婚后,夫妻俩以学业为重,商量暂时不要孩子。

  事业心强,你追我赶,博士夫妻的二人世界倒也别有一番情致。

  只是,意外突然袭来。

  2015年的年底,33岁的杨楠博士毕业在即。

  那天,她正在实验室做实验,突然感觉一阵剧烈的头晕,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感觉不舒服。

  近段时间,她持续乏力,但因为赶实验进度和准备毕业,一直没抽出时间去医院。

  发生的次数多了,杨楠感觉不对,就去医院做了检查。

  结果出来后,杨楠大脑一片空白、欲哭无泪。

  她被诊断为自身免疫性肝硬化。

  (杨楠)

  彼时,张林正在日本工作。

  知道妻子生病,他以最快速度回国,带她去医院做治疗,24小时陪护。

  妻子病情加重,他又带着她到北京四处打听好医院和专家,为妻子做更好的治疗。

  为了给妻子看病,张林拿出了几年来的积蓄。

  他的母亲患直肠癌,要经常打白蛋白,一针白蛋白就是几百元。

  但父母还是将节省下的养老钱拿出来接济他们。

  张林还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款。

  他只有一个想法,要让妻子活下去。

  虽然病痛在身,但有丈夫的悉心陪伴和照护,杨楠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在病魔面前,钱去如流水。

  不光张林和家人举全家之力,杨楠的家人也使出浑身解数,为杨楠筹措看病的钱。

  有句话说“祸不单行”。

  在杨楠确诊后不久,她的母亲也被确诊为子宫内膜癌。

  加上本就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每月的治疗和医药费也不是小数目。

  但她宁愿省下自己的药费,也要给女儿看病。

  杨楠的父亲年近70岁,为了妻女,仍然做着各种兼职,承受着生活的心酸。

  后来更是将女儿接回家里,陪伴女儿看病、照顾女儿的起居。

  老人家每日拖着已经不利落的双腿,上菜、卖菜、做零工,辛苦赚取微薄的收入。

  (杨楠和父亲)

  因为病情,杨楠被告知不适宜怀孕,最好不要生孩子。

  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随着病情的加重,杨楠的身体日渐虚弱,必须做换肝手术,身体才能摆脱危险状态。

  看着女儿的身体每况愈下,不得已,杨父说出一个隐藏了多年的秘密。

  杨楠并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告诉杨楠,是不想让她留有遗憾。

  但多年的养育,他们早就将她当成了亲生的,女儿也从来都是全家的骄傲,一家人早已分不开。

  他们对杨楠说,无论怎样,他们会一直陪伴她,在经济和精神上尽自己所能支持她。

  换肝手术仅手术费就要80万元,更别说后期检测、抗排斥费用。

  这无异于全家要承受“烧钱”的焦虑。

  但对钱的焦虑还不是最糟心,随之而来的,是每个人的心态都起了变化。

  日子还要过,日子要怎么过,变化悄然在每个人的心里发生。

  据杨楠说,刚开始,丈夫对自己照顾有加,自己很感动。

  即使不在身边,他也会寄给自己治疗和吃药要用的钱。

  但后来,丈夫态度变化明显,连每月维持基本治疗的2000元药费,都是自己开口问丈夫要。

  而每一次,都让她觉得,自尊被踩得稀烂。

  到了2018年3月,丈夫干脆不再寄钱给她。

  后来,她联系不上丈夫,因为缺钱,已经停用了部分药,身体随即也出现了不良反应。

  原本要两个月去一次北京的复查,也停了。

  自己没有任何收入,只靠父母每日辛苦赚取的那点钱,也只是杯水车薪。

  杨楠说,她,只是想活着,而能帮她的只有丈夫。

  (杨楠和丈夫)

  2020年7月,她联系媒体,在家人的陪同下,开始了寻夫之旅。

  年迈的父母,话不多,在女儿一次次近乎绝望的时候,默默站在女儿身边,陪伴和支持她。

  家里已经无力支撑女儿的医药费,女婿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自然要找到女婿去商量出个结果。

  在媒体的帮助下,他们从河南洛阳出发,经过近千公里的跋涉,来到江西南昌张林工作的高校。

  但正值暑期,张林并没有在学校。

  校方说,据他们了解到的情况,张林并没有不管他的妻子,他前前后后给了妻子约20万元。

  而且2020年6月,他的妻子来学校找过张林,张林还带着她去了医院看病。

  在校方帮助下,一行人联络上了张林,又奔至张林所在地河南安阳。

  一行人并没有立即见到张林,张林说给杨楠看病借了钱,自己利用暑期在工地打工还帐。

  时隔两年,再来到安阳农村婆婆家,还是同媒体记者一起,杨楠稍显陌生和尴尬。

  杨楠的公公听到记者询问儿子儿媳的关系,表示儿大不由爹,自己操不了这份心,要问可以问自己女儿。

  张林的姐姐面对媒体有些激动,她指着家里的家具摆设,说家里经济条件有限,哪里负担得起每月几千元的医药费用。

  但还是配合记者联系弟弟,约定张林和一行人的见面时间。

  (杨楠、媒体记者和杨楠的公公)

  趁着姐姐打电话的功夫,记者和杨楠的公公聊了起来。

  记者问,有个博士儿子,在村子里是不是特别自豪?

  这下打开了老人的话匣子。

  老人说确实很自豪,但马上话锋一转埋怨了起来。

  一直没有孩子,心里很着急。

  现在我在村里成混得最不好的了,碰到别人问当爷了没有,我低三下四地说‘快了快了’。

  在老人眼里,儿子结婚多年,没有给自己生下孙子,这让自己在全村很没面子。

  话里话外,老人很执着于“抱孙子”。

  联系到杨楠说过的,因为她不能生育,张林对她的态度有了大的改变。

  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张林才消失的吗?

  待几日后见到张林,张林说,他没有不管妻子。

  他细数了自己出过的钱。

  2013年到2015年,他在日本工作,给过妻子190多万日元(约13万人民币);

  2016年回国后,直到2018年,他给过妻子7.4万人民币。

  但杨楠说张林撒谎。

  她也有一本细账。

  张林所说给她的20多万元,包括了她去日本看望张林、张林回国探亲、两人去看望双方老人、旅游以及日常生活开销的费用;

  从2016年10月开始,张林每月以2000元或者3000元的形式,一直给到2018年3月。

  期间银行流水显示,这些用来治疗的费用是4.8万元人民币;

  从2018年3月起,张林就再也没有给过她一分钱。

  之后,她问张林要,便遭到辱骂“去死吧,我就算坐牢也不给你一分钱!”

  对杨楠的话,张林没有否认。

  (杨楠和记者)

  看来,2018年是个分水岭。

  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张林的态度会有如此大的改变?

  张林说起他记忆犹新的一件事。

  2018年2月16日,大年初一,他和杨楠在安阳农村过年,这是他们第一次回老家过年。

  这里的习俗,大年初一早上,亲戚街坊都会串门拜年,一般都会在午饭前走动。

  早上,他母亲喊杨楠吃饭,喊了几遍还不见杨楠起床。

  杨楠说身体不舒服。

  饭桌上,他的母亲有些着急,就多说了杨楠几句。

  杨楠对婆婆的话感到不舒服,中午12点多,她坚持要回娘家。

  根据习俗,大年初一媳妇要在婆家过,初二以后才回娘家。

  不然,街坊邻居会认为,这家不和睦。

  但杨楠执意要走,张林劝不动、拦不住,只好开车送杨楠回家。

  路上,两人一直在拌嘴。

  张林越想越气,还没到杨楠家,便扔下杨楠,自己掉头回了家。

  他打了岳父电话,说杨楠任性、不尊敬老人,自己和杨楠过不下去了。

  而且,类似这样任性的小事,妻子做得实在太多了。

  也是从此以后,他有了离婚的念头,不愿意再见妻子。

  她的性格死倔死倔的,最后把我们拉入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

  只有在出钱的时候,我才是她老公,其他什么事情,我的意见她都不会考虑。

  对这件事,杨楠的说法是这样。

  平日在父母家,自己都是养病的状态,一直都是十点多起床,父母把饭做好了自己去吃。

  春节到婆婆家去,自己一直强撑着。

  婆婆嫌自己起床晚就教育她半天,她确实觉得不舒服,吃的饭一直往上顶。

  因为有反复吐血的经历,她很害怕,这也是她坚持初一那天要回家的原因。

  (杨楠和丈夫)

  两人各有各的说法。

  但这件事,无疑成了夫妻关系急转直下的导火索。

  这之后,杨楠一直住在娘家,张林也没有联系过她。

  杨楠主动联系张林,张林要么不理不睬,要么恶语相向。

  曾经令人羡慕的夫妻,成了仇人。

  对于张林不再为妻子出钱,记者问张林,如果妻子不在了,是否会感到亏心。

  张林立马接话道,不亏心。

  他说,自己为杨楠付出的金钱和感情,要比杨楠为自己付出的多得多。

  张林以杨楠的任性,没有共同生活基础来说事,坚持要离婚。

  对于张林的决绝,杨楠说究其原因,就是自己不能为他生孩子。

  此时,杨楠给记者看了2019年11月份张林发给自己的信息,一连八个“恨死你”!

  我没有其他女人,我想离婚是因为年龄大了,想要孩子,以后年龄大了,身体不好。

  你拖着不离,我只会更恨死你。

  张林的短信,多次将离婚和没有孩子挂上了钩。

  (张林发给杨楠的消息)

  可知,杨楠所说非虚。

  但以杨楠现在的身体状况,她说自己不会同意离婚。

  这让张林情绪激动,再三提出要杨楠放开他。

  记者理清其中原委,跟张林说,希望他能有一个丈夫的担当。

  张林静静思考了一会儿,起身走到杨楠身边,握着杨楠的手。

  你这回放过我一马,我以后会想办法帮你。

  杨楠回应他:

  我不想拖累你,我没有那么歹毒,我只是想活着。

  我虽然不能活得像你这样五彩斑斓,不能学以致用,但我真的对你没有一点诅咒。

  之后,张林突发奇想,提出要杨楠去自己家住。

  但杨楠立马拒绝了这个提议,有先前的不愉快经历,她不会回到安阳婆婆家。

  我回去之后,我真担心,我能不能活着回来见我父母。

  杨楠又打开了自己的微信。

  死不要脸!

  分居几年了,还好意思来找我!

  频频收到这样的信息,杨楠的恐惧和拒绝也就不奇怪了。

  (张林发给杨楠的消息)

  张林再三提醒记者看看短信的日子,说那是因为妻子坚持不跟自己离婚,才发出这些刺激她。

  张林对杨楠表现出的的厌恶、嫌弃,在场的人看得明明白白。

  记者对杨楠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学会爱自己。

  事已至此,杨楠终于决定放手。

  但杨楠提出,自己治病花了很多钱,还有信用卡没有还,一共60多万元,希望张林为她解决。

  张林说自己只能负担30多万。

  两人多次商量,对这个数额也没有达成一致。

  经过调解,两人同意,在没有离婚前,张林每月提供杨楠基础药费2000元,其他待走法律程序时再定。

  根据相关规定,夫妻有相互扶养的义务。

  需要扶养的一方,在另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有要求其给付扶养费的权利。

  无论最后的结果是多少,张林都应尽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

  (杨楠和父亲)

  但仅仅过了一天,杨楠说张林又改变主意了。

  待联系上张林,他说自己当时考虑不成熟,自己的经济条件,不足以支撑杨楠每月的2000元医疗费。

  但杨楠以为,这完全是张林的借口。

  待杨楠说张林没有担当、不守承诺时,张林啪地挂断了电话。

  事情随即陷入扑朔迷离之中。

  连日的奔波,一次次的争执,已经让杨楠筋疲力竭。

  心里的期望,一次次被浇灭,更觉前路艰难。

  杨楠的心情压抑到极点,她拒绝用餐,拒绝服药,还拒绝交流……

  整个人陷入情绪郁结状态。

  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一边开解杨楠,一边继续求助媒体。

  在媒体的建议和帮助下,杨楠找到了洛阳市妇联。

  妇联给予了她支持,将先进行调解,不成功的话,再对她进行法律援助

  (杨楠的母亲〈养母〉)

  无论如何,杨楠和张林之间,将结束多年来的纠缠和折磨。

  强扭的瓜不甜,该放手时放手,才能避免继续伤害。

  走法律程序,按权利义务承担该承担的,各自开始新生活,对两人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对于二人的婚姻纠纷,人们议论纷纷:

  他们的婚姻败给了现实,正应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能理解张林,他有追求自己生活的权利。

  夫妻不能共患难,结婚誓言成了儿戏,着实让人寒心。

  有多少寒门夫妻,一方生病,另一方不离不弃,演绎了‘一生一世一双人’。

  只能说,人心有多复杂,婚姻就有多复杂。

  如今,二人已经离婚,杨楠仅靠年迈的养父母卖菜的钱维持基本治疗,换肝手术遥遥无期。

  可是,一想起张林摆脱了自己,一走了之,连承诺的每月应给的钱都拖欠不给。

  现在更可能已经结婚生子,杨楠就觉得心难平。

  难道一场疾病,真的就是婚姻的试吗?

  可对于张林,能不能简单地说他对与错呢?

  关乎人性,怎么选择是不是都是两难。

  但人心里,还都是有杆秤。

  法律也在保护底线、阻止伤害。

  就像文中所提,我们唯有祝愿杨楠“学会爱自己”。

  作者:朱小鹿&乐乐

  关注我@朱小鹿,阅读更多百万级爆文。

  你好,我是朱小鹿博士,是90后,也是武汉大学博士,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后。

  主业一门心思搞科研,副业用零碎时间写稿。

  用动人的笔触,写走心的真实故事。

  关注我@朱小鹿。或者点赞、评论、私信我,互相探讨学习,一起努力蜕变,成为更优秀的人。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该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详情参阅本站的“免责声明”栏目。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源于互联网,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权属异议及违法违规内容请联系我们删稿。详情参阅本站“版权声明”及“举报投诉”栏目。

猜你喜欢